禅鸣

头像来源—lofter nomi
壁纸来源—lofter 茶几

谢谢喜欢

开学了,变成诈尸选手

主:凹凸
他们有那么那么好

其余的随意,不定时飚

蝉鸣缱绻;岁月静好
——禅意

杰佣(多皮向)

老师的原型,可爱(修文)

没忍住一下子想借着这个原型来写 @雅伊鸣

这个老师它是天使(我不是故意用动物的它的)虽然

写的不怎么样但是是送给老师的礼物

不会写庄园匹配,技术太垃圾了,不敢写

这回居然动了笔不知道是想被喷成什么样(←_←)

感觉写了一篇混乱场景,非常混乱

完全看不清主旨是什么的玩意儿(→_→)

然后.....感觉已经偏离了老师的设定,笔芯

—————这——里——分——割——线—————

“哈...咳,咳咳..”

“还好吗...”

“没事了没事了,死不了”

“....好了,起来”

  刺客扶起了被地上已经治疗好的奈布

“裘克还真是不会怜香惜玉啊”

“.....”

“.....你别说了”

“自己做的事,要拉上我”

“咳,毕竟同体嘛,一起承担了”

  刺客再次确定自己的原皮同体是真的皮

“......”

  奈布拉住身边一言不发(不想说话选择沉默)的刺客

“好了,快走了,听到心跳声了”

  毕竟,游戏里可不是一个好的聊天的地方啊

.....

  至于事情的起源,要从前一天的监管者宿舍说起...

........

‘咚,咚咚’

  听到一阵敲门声,金纹打开了自己宿舍的门,看到门口站着的人时愣了一瞬,随即回到了自己原本在上面窝着的沙发上,拿起刚才为了去开门而放下的书

“......”

  是刺客

  沉默无言,刺客不说话,金纹也不说话,两个人都不说话,前后者都是不知道该说什么

  刺客表示现在自己快要尴尬爆炸了,怎么会突然想到监管者的宿舍来,又突然想跑来敲金纹的门,等自己回过神来发现现在自己已经敲了金纹的门,而且门开了

怎么办现在怎么办,会被感觉很奇怪吗,需要找个理由吗?

‘喵~(^_^)’刺客的目光不由的看向了声音发出来的地方,一个橘黄色的毛球球在围着自己打转蹭着自己的腿

——是金纹养的猫

“我....来看猫”

刺客一辈子都想不到自己居然会以金纹家里的猫作为自己不休息偷偷跑过来敲金纹宿舍的借口,当初金纹为了这只猫一直对自己充满了敌意,虽然到现在都还不知道为什么,但是现在完全找不到其他的理由了

  因为刺客在开门的一瞬间这个人的魂都飞了

“....”金纹显然是不信,“把门关上”

“...好吧,我,是来找你的”

  毕竟没有原皮那么厚脸皮(划掉),于是把门关上后,刺客还是迅速坦白了,只是越往后面说声音越小,刺客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居然还会有这么手足(bu)无(ao)措(jiao)的时间

“是吗?来找我的?吗...”

  说罢,金纹合上了手中的书,抬头看着刺客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刺客觉得金纹好像刚才....挺高兴的?

“那,过来?”

  刺客闻言不自主的朝金纹走去,刚走到金纹身边却被一把拉进了金纹的怀里,金纹的头靠在刺客的腰上

  这里,很暖,软软的....

  金纹如此想着,忍不住把怀中的人抱的更紧

  居然....听他说的话,有点高兴呢

  房间不大,然而充满了温暖的气息

  但是没等两人腻歪多久,敲门的声音再次想起,急,很急,刺客听到敲门的声音之后只有这一个念头,金纹倒是不在意这些,只是,好像有些不爽

  居然....被打扰了

  于是金纹把怀中的人抱的更紧,敲门的声音始终不停,刺客想要挣脱开金纹的怀抱,却被他死死按住

  直到金纹终于没法忍了,把刺客按在沙发上,自己去开了门

  是原皮的...奈布?

  不等金纹发话,奈布已经迅速关了门反锁好冲了进来,虽然已经知道了金纹和刺客的关系,但是奈布看着安静坐在沙发上的刺客还是吃了一惊,不过立马跑到刺客坐的沙发后面

  金纹的客厅里很简单,就一个单人沙发斜对着门口,而沙发后面刚好和墙角成了一个三角形空间,很奇妙的是刚好挤进去一个奈布也没有问题

“....原皮你干什么”

“嘘!小声点!”躲进这个三角角落的奈布立马伸出头和一只手,虚着声音捂住了刺客的嘴

“.....(所以你到底在干什么)”

  刺客的嘴被奈布捂住,没法发出声音,只能面无表情的盯着奈布,用眼神来传达自己想说的话

“小点声小点声,裘克现在在追杀我”

  然后奈布意外的看懂了

  刺客两三下掰开了奈布捂住自己嘴的手

“为什么你要躲到这里来,杰克那里不能...”

  没等刺客说完话,金纹宿舍的门再次被敲响,不过不像是在敲,更像是在撞门一样

  今天来的人真多

  金纹如此想

“金纹!快开门!”

一个雄厚粗壮的声音从门外传来,一听就知道是谁的——裘克来了

  金纹脸上带了面具,看不见表情,如果看得见,那现在一定是一种很烦的表情

  想打人...

  金纹把门打开了,如果不打开那么刺客敢保证,金纹的门绝对会被直接撞下来,打开门后果然是裘克,不过....刺客盯着裘克的脑袋,好像有什么不一样?

  裘克带着一个特别大,而且特别滑稽的帽子,搞得他更像是一个可笑的小丑

“金纹你看到奈布了吗,这兔崽子居然,居然!!居然,等我抓到了那小子一定要搞死他”

裘克望了望金纹的屋里,生气到连看到刺客坐在金纹的房间里都没有表示什么

“奈布,你小子,给我出来!不要以为躲起来丑爷我就找不到你了!”

  裘克看着金纹简洁的客厅裘克好像是觉得找不到什么了,但还是不甘心

“如果你看到了奈布那小兔崽子”

  后面的话裘克不用说屋里的人都知道了

  裘克走的时候还不忘瞪一眼沙发上的刺客,估计是因为刺客和奈布是同体吧

   当刺客得知裘克为什么会这么生气,恨不得剁了奈布 的时候,刺客也觉得,原皮是真的皮

——奈布把裘克的头发剪光了

  而且理由是奈布和空军小姐聊天的时候聊到了杰克的秃头,然后就开始讨论监管者如果都秃头会是什么样后,然后医生小姐插进来提了下裘克的头发,于是,于是奈布突然就想剃了裘克那一头红毛,于是就这么做了,于是,就没有于是了

  当问到为什么不去躲在杰克的房间里呢,奈布以一句我家先生不在为理由驳回了,确实,杰克不在,杰克的房间就躲不住,杰克不在,奈布就容易皮断腿

.........

回忆结束

  本来今天是不会遇上裘克的,但是当裘克得知这局有奈布的时候,立马要求和红蝶小姐换了班,当奈布和刺客已经进入地图以后才发现监管者是裘克

  因为奈布中了一个奖,刚走了没两步就是越来越清晰的心跳声,然后裘克直接一个冲刺撞了上来,这才让奈布看清是裘克

  以至于这次不用奈布嘲讽,裘克都追了奈布一整局

  以至于中间无视了刺客主动跑到了他面前

  以至于中间爱丽丝,呸,艾利斯跑过来撞得裘克晕头转向都要接着去追奈布

  以至于唯一修机速度快的海伦娜小姐不停爆米花都不管

  丑爷表示他这局杀一放三都要搞了这个奈布

  终于,奈布在翻墙的时候皮断了腿

  终于,奈布上了椅子

  终于,丑爷有了点神智,但是回过神来奈布已经被刺客救走了,丑爷的眼又红了

.........

赛后

地点:公园长椅

“好累...差点死在里面”

“.......”

  奈布一直知道他的同体刺客不喜欢说话,于是习惯了他板着一张脸看着自己

“难得裘克那么生气啊”

“嗯,是啊,毕竟我昨天..先生!”

  刺客闻身也回了头,看见正杰克站在他们后面,注视着奈布,然后还有...白纹?

“甜心觉得怎么样啊”

  奈布站起来站在了公园长椅上牢牢的抱住了自家先生,而杰克也顺势将奈布托起

而刺客和白纹也都见怪不怪了,毕竟习惯了,刺客很自觉的离开了现场

“那杰克先生,我先走了,接下来我还有一局游戏,不打扰你们了”

  白纹也离开了

  奈布像是想起了什么,然后对着白纹那里说了一句
“弹簧手也是下一局”

  也不知道白纹有没有听到,然后奈布的头就被杰克给强行掰了回来,与杰克面具上眼睛的地方对视

  虽然被面具挡住了脸,奈布还是觉得自家先生的眼神可以把他吃了

“听裘克说,你把他的头发剃了?”

“咳,这个嘛....”

“要解决起来,挺麻烦的啊....而且,也需要筹码”  

“等等,我被抓还没有满三次,什么都不准做”

(三次是指奈布如果被杰克抓三次,就让他为所欲为)

“是吗..难道说,你想每局都想遇上疯了的裘克?”

  奈布可以肯定,从杰克的眼神里看出了自己明天会下不了床,而且从杰克一脸不怀好意的笑里也能看到...自己中了杰克的圈

  杰克把面具从脸上取了下来,在奈布的嘴角轻轻吻了吻,看着杰克的微笑,奈布突然觉得

  算了,圈了就圈了,谁让自家先生这么好看呢

———————————完———————————

居然写完了,不过我感觉已经不是老师设定里的孩子了

最后,谢谢观赏

本来是傲娇+冷漠刺客被我写的...好受啊

希望有人能给我提供脑洞

(执事式90度弯腰鞠躬)

评论(4)

热度(41)